爱是恒久忍耐

看见冷风扬起一道尘埃,那是翅膀熄灭的灰烬,火鸟它在呜咽,玫瑰便是它的眼泪染红的……”

路边的鲜花摊要比花店卖的廉价得多,为一天生计奔走后的男人都喜爱在路边买上一枝鲜花带回家,带回暖和的小窝。

傅云站在鲜花摊前,手里拿着手机放在耳边,另一只手那些一瓶水。

“喂,你可终于接我电话了,昨天怎样不接我电话呀?”电话接通,傅云很是开心,似乎这一天的奔走操劳都随方才的那阵风吹散了去。

“我昨天没空。”

电话那头是有些意冷的答复。

“啊哈,没空也不要不接电话嘛,那你今日想吃些什么?我带你去!哈哈……”傅云对着些很是不在意,转瞬间就是没心没肺的笑。只是笑声中的疲劳没谁可以听进去。

“我今日也没空。”

笑声被电话那头的声响打断。

“今晚我不回公寓吃了,你不必煮我的那份……”电话那头的女人如是说道,语音带不起一丝的暖和。

“啊哈?……”傅云接过一枝粉白色的玫瑰,转身……

傅云身材如机械一样僵直定格,手中的花掉落……

他看见了马路对面,她跟一位穿着光鲜的女子走在一起,有说有笑。显然,那女子是某公司的高职者。她风笑嫣然,女子也有悦回应……

有一枝花落在了马路,被驶过的车子碾碎,花瓣被冷风着散开在空中……

傅云木怔看着,大口大口咽着手里的矿泉水……

“这就是你没空的理由,你忙着约会吧?”

傅云将她拦了下来,问。

“事件不是……”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傅云咆哮。

“你吼我?”她眼睛泛红“你凭什么吼我?”

“似乎你还是有尊严的。除了恋情你有给过我想要的么?你带我到奢华的衣店买过衣服吗?你有带我到过高等餐厅吃饭吗?你有给我买过高等的鞋子吗?”

她哭着吼了进去,拉扯着傅云的衣领。

“拜托你能现实点吗?你能现实点吗?”她歇斯底里,捶打着傅云的胸膛。

“像你这样说谎的人,没有资历得到真爱!”

啪!

傅云吼了一句,甩了她一巴掌……

傅云的心也在滴血,那一枝花也在车辆的碾压下彻底化为了齑粉……

“只剩下恋情了,还会有真爱吗?”她木讷地低诉,头脑一片空白。

…………

傅云走在远离公寓的路上,无神无意,心冷如冰。

这时,他看见了小巷口的一对老人,在摇椅上互相依偎一起。面容安详的他们,笑颜如风,如暖暖的夕阳。巷口旁边的枫树偶然会有一两片火红的叶子飘落,似乎是他们的恋情一如现在,热心似火。

这才是真爱啊。走近了才发明,其中的老奶奶已经是失明的人了。

“阿婆您好,阿爷您好。”

傅云走近老人,打了个召唤。

“哎,你好啊,小伙子,我的老伴耳聋,听不见,莫怪啊。”老婆婆和善的答复,她尽管看不见,然而她能听得出跟她们俩打召唤的是一位小伙子。

“阿婆,你们俩真幸福。”傅云笑着,爱慕的样子,说。

“呵呵,时光久了,真爱不会变。”老婆婆笑颜满面,显然心境不错。

“阿婆,我能问您个问题嘛?”傅云微微地问。

“小伙子,碰到什么问题了吧?问吧。”

“是这样的,有一个年青人,天天上班为他爱的人做饭,然而徐徐的,他爱的人偶然不回家吃饭到了常常不回家吃饭的田地,所以他常常本人一个人边吃饭边看着久久不开的门。记得,他做的菜可是很好吃的啊。然而,有一天他爱的人再一次不耐心地谢绝他回家吃饭的时分,他看见他爱的女人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谈笑自若,风笑嫣然……”傅云默默诉说着这样一个实在的故事,“阿婆,您说这时分这个年青人该怎样办?您能指导他一下吗?”

“指导算不上,我又不是什么圣贤,只是一个瞎了眼的老太婆而已。年青人,我也问你一句话。” 老婆婆把称谓换了一下,显然是很仔细看待傅云的这个问题。

“阿婆,请问。”

“你爱她吗?”

“爱!”傅云晓得老人在指谁,点了摇头。

“那她爱你吗?”老人笑了笑又问道。

而这一下,傅云却是犹疑了。

“你不肯定,还是由于认为她疑心你,疑心你,所以你认为那不是爱?”

“是!”点摇头,傅云没有否定。

假使是以前,傅云可以毫不犹疑的说出她是爱本人的,然而今日他却不敢这样说。

信赖,疑心,统一的命题,他不晓得该怎样来评判。

“年青人,爱是什么?” 老婆婆听到傅云这样答复笑了笑继承问道。

傅云默然。

爱是什么?

傅云还真素来没有去斟酌过这些货色。

“不晓得怎样答复?没关系,说出你的了解便可。” 老婆婆道。

“爱是容纳、付出、相濡以沫。”傅云允许道。

“呵呵,不错,容纳、付出、相濡以沫,这些都是爱应当具备的品德,不过这并不是恋情的整个,恋情须要的”

“容纳,这是男女谈恋爱时分应当具备的品德,付出则是两人要结婚之后要有的品德,而相濡以沫,更多的应当指的是结婚多年夫妻应有的品德,前者是糊涂的喜爱算不得真正的恋情,两头算的上是恋情却不完整,最后的却已经不是恋情了,更多的是亲情。”

“所以说恋情很难定义,就连我这老婆子活到这把年岁也不能说清晰恋情究竟是一个什么货色,领会恋情的人往往是看不透恋情的,也素来不定义恋情,不过我还是要再你所总结进去的爱的定义上加一条的,爱是恒久忍受,年青人呢,你懂了吗?”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